欢迎书友访问喜书阁
首页十戒传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两情若是长久时 又岂在朝朝暮长暮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两情若是长久时 又岂在朝朝暮长暮

    凤城凤凰拍卖会内,宁凡尘拍的古怪铁戒,他也不急于查看宝物,既然是十戒所认定的至宝就必然来历惊人。

    “臭小子,这戒指就算是地阶材料所铸造也他娘的太贵了,我看八成是哪位大师用边角料随意打造的。”张远峰靠着椅子上大大咧咧地说着。

    “少爷,这枚戒指就花掉了两万上品灵玉,不知道剩下的还够不够买洗髓丹了?”宁沫沫可是十分了解宁凡尘的抠门,自家少爷对外人看起来大方无比,对自己可是抠门的紧。

    宁凡尘收起铁戒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斜靠在椅子上悠悠的念着:“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下面为本次拍卖会最后一件宝物地阶丹药洗髓丹,我相信很多拍卖者都是为了此丹而来。我就先大致介绍一下洗髓丹功效,此枚洗髓丹为地阶下品,同样出自齐大师之手,为锻体圣丹,想必各位都知道武者身体对于修炼的重要性,锻体境主练身体为纳气修元做准备,而随着境界的提升,武者的身体也会随着元力的改善所提升,但在金丹境之前修士都无法做到彻底辟谷,所以体内难免会有杂质,这些杂质不仅会影响到武者修炼的速度还会影响日后晋升时的阻力,而洗髓丹则能去除武者体内杂质其作用就不言而喻了。”

    张风泽介绍完继续说道:“洗髓丹起拍价一万上品灵玉,每次加价不少于一百上品灵玉,拍卖开始!”

    果然听完张风泽的介绍后,很多拍卖者暗暗握拳势必要拍下洗髓丹,尤其是一些修元境九重即将突破筑基境的武者,要知道这可是能提高晋升为筑基境强者几率的丹药啊。

    随着一声声出价,洗髓丹的价格直接飙升到了两万五千上品灵玉,出价者也从刚开始的数十人减少到了寥寥几人。

    洗髓丹虽然珍贵但是凤城唐齐轩七层每年也有两颗洗髓丹售卖,价格为两万两千两百上品灵玉。

    不过几乎每次都会被凤城宁家和丁家预定了,很少会被散修和其他小家族买走,所以拍卖会就成了这些散修和小家族修炼者买到洗髓丹的唯一途径。

    一般来说拍卖会上的洗髓丹成交价往往在两万五千左右再多则就不那么划算了。

    “两万六千!”二层包厢一个声音阴沉者出价喊道。

    “两万七。”宁凡尘悠悠地出价说道。

    这价钱已经超出绝大多数武者的预算,拍卖会叫价者就剩宁凡尘与那个声音阴沉的男子。

    “两万八!”阴沉男子恶狠狠地望向宁凡尘的包厢,恨不得望穿黑田玉。如不是阴沉男子已经是修元境巅峰武者急需洗髓丹洗去体内杂质,他也不可能叫到两万八千上品灵玉,这基本是他全部身家,但是转头一想如果能踏入筑基境,就能多出一倍的寿元,还是咬着牙叫道。

    “两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宁凡尘对于哪些钱该花哪些不该花还是分的很清。

    大厅里一众买着为之一愣,两万九千九百九十九都出了何必在乎那一块上品灵玉凑个三万呢。

    这也怪不得宁凡尘,除去给了哭笑饭店老板的那一块和买铁戒指的两万,他仅有两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块上品灵玉了,当下也是心中一横全部喊出。

    “两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一次。”张风泽却见怪不怪继续沉声说道。

    “两万两千九百九十九两次。”

    阴沉男子眼神更加恶毒但是却不再加价。

    “两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成交,恭喜二楼包厢贵宾。”以张凤泽在拍卖会的阅历也不禁望向了宁凡尘所在的包厢,五万上品灵玉除了金丹境强者很少有人能拿的出手,只是不知道是哪位金丹强者。

    张风泽遣人将洗髓丹送至包厢然后说道:“恭喜拍得宝物的拍者们,没有拍到宝物者也不必失落,下次拍卖会祝各位都能得到称心如意的宝物。本次拍卖会到此结束!”

    宁凡尘交了钱接过瓷玉丹瓶,本来长老令牌内满满的上品灵玉荡然无存,心中的失落感可想而知,但想着铁戒指和即将提品的丹药,心中的激动将失落感一扫而空。

    宁凡尘、宁沫沫和张远峰三人从拍卖会中出来,虽说拍卖会中每个包厢都有独立的通道出来,可是别有居心者还是能跟随着蛛丝马迹找到各个包厢之人。

    “有臭老鼠盯上了咋们。”张远峰心思细腻,察觉到从远处投来的不善目光说道。

    “张叔,你不要把老鼠吓跑了,说不定还能捞点外快呢。”宁凡尘伸了一个懒腰心中已经打起了小九九。

    “他娘的,也不知道你小子随谁了?”张远峰收起气势笑骂道。

    此时两个中年男子躲在角落里阴沉的打量着宁凡尘三人。

    “二哥,那大汉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莫不要栽了跟头。”一个矮胖的男子细声对着身旁瘦小的男子说道。

    “兄弟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此次可谓万无一失。”瘦小男子正是拍卖会中声音低沉的男子,此时他双目微眯如同毒蛇一般死死盯着宁凡尘同时还不忘色眯眯地打量着宁沫沫继续说道:“下次拍卖洗髓丹不知道还要猴年马月。你去通知大哥,那十多岁的少女姿色绝尘,大哥肯定喜欢,到时候等大哥玩腻了,我们两也能享用一番。”

    宁凡尘三人假装若无其事,牵出骏马朝大摇大摆地宁家方向而去。

    不知为何此时宁凡尘心中总感觉些许的不安,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一般。

    三人两骑出了凤城市中沿路经过市郊,路途过半,经过一片农田旁时,果不其然从路旁草垛中冲出三名蒙面男子。

    为首的一名高个中年男子身扛一把九环大刀,大刀闪着玄阶宝器独有的天青色光晕。

    男子朝宁凡尘三人喊道:“身上财物和那这个小娘们留下,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呦,我还以为只有一只小老鼠,原来是三只。”宁凡尘坐在马上强压制中心中的不安,悠悠地说道。

    宁凡尘可是见识过张远峰的实力,对付修元境武者就像捏死小鸡子一样轻松,可是宁凡尘却不知道这三人虽说也是修元境武者,但是三人却是从底层摸爬滚打起来的散修跟大家族里娇生惯养出来的武者可是有着天壤之别。

    “将洗髓丹和少女交出,爷爷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些。”阴沉瘦的小男子双手握着匕首指向宁凡尘喊道。

    “既然来了就留下吧。”张远峰说着手中结印淡淡的元气氤氲散开,只见张远峰身后出现一个巨大乌龟模样的异兽投影。

    “这是石龙龟,是中级血脉。”为首的高个男子立刻向后猛窜出去,背后竟也出现了一个青面獠牙的巨狼影像,只不过比起张远峰的石龙龟来说小的多也虚幻的多。

    宁凡尘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张远峰的血脉之力,但每一次见到都不禁惊奇这尚武世界的神奇。

    张远峰抬手一拳轰向离宁凡尘最近的矮胖武者,矮胖武者见势不妙但却无法躲过,只能运功抵挡,他双手握拳交叉形成一块气盾挡在身前,可是筑基境张远峰一拳如摧枯拉朽一般将气盾击破,矮胖武者只是修元境六重武者,随之飞出十丈开外。

    “你……”矮胖武者一脸的难以置信,但是还没有说完话,便气息已绝。

    “三弟!你竟然杀了他!”为首高个男子好像十分震惊,突然愤怒地大叫一声,提刀正面砍向张远峰。

    张远峰也不躲闪,赤手空拳硬接九环大刀。

    这时双手紧握匕首的瘦小男子见到张远峰已经对上了为首的男子喃呢道:“你不死我怎么能坐上头把交椅呢?”

    说完男子背后出现一条青蛇玄兽图案,速度极快地冲向张远峰丢出一把匕首,然后身体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竟转身刺向宁凡尘。

    “小心!”十戒立刻提醒道。

    但对方是修元境九重武者,而宁凡尘只是锻体二重境界,丝毫无还手之力。

    电光火石之间,匕首已然逼近宁凡尘心脏位置。

    张远峰右拳硬悍大刀,左手化掌击飞投来的匕首,身体微微一滞,却腾不出手来救下宁凡尘。

    “少爷,小心!”千钧一发之际,宁沫沫推开了宁凡尘。

    瘦小男子手中的匕首却丝毫没有停顿,直接刺入了宁沫沫的心脏!

    “不!!!”

    宁凡尘看到血液染红了宁沫沫的白衣,顿时感觉一股血气冲入脑海。

    张远峰看到被刺穿心脏的宁沫沫一时间也呆住,迟迟没有行动。

    就在匕首即将刺中宁凡尘的一瞬间,一股肉眼可见的元气从远方射来,直接轰在男子胸膛,男子连出手之人都未看见便全身瘫倒在地只剩下一口气。

    “谁?!”张远峰也被这一道元气所惊,随即惊问道。

    高个男子当机立断转身钻入路旁田地中,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但不过几个呼吸之间,一声惨叫声从高个男子逃走的方向传来。

    张远峰深深地望了一眼惨叫传来的方向,并没有追去查看,只是散去背后的龙龟图腾,木然走到宁凡尘身后。

    随即一个用戴着面具的黑衣男子来到宁沫沫身前,上前用元气护住宁沫沫全身经脉。

    “前辈是?”张远峰抱拳问道。

    虽说这个男子被黑衣面具包裹的严严实实,但是却给张远峰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黑衣人却并未答话,只是悠悠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句:“可怜的女娃。”

    说完黑衣人随即便消失不见。

    宁凡尘哪里能顾上其它,立刻冲向倒在地上的宁沫沫。

    “沫沫,你不会有事的!”宁凡尘抱起宁沫沫轻轻的摇了摇。

    “少爷我没事,就是有些冷。”宁沫沫勉强着微笑道。

    宁凡尘立刻将自己外衣脱掉披在宁沫沫身上轻声说:“沫沫,不要害怕,有我在呢,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张叔,你快告诉沫沫没事。”宁凡尘几乎哀求地说道。

    张远峰声音低沉地说道:“虽然有高人已经用元力护住宁沫沫的经脉,可是宁沫沫的心脏被刺穿,除非有神人出手或生骨活命的神丹,不然……”

    “少爷,你不要难过,我可能没办法再为少爷做饭洗衣了。”宁沫沫说话时鲜红的血液流过嘴角,一袭白裙被胸口流淌下来的鲜血染红,无比凄美。

    “不行!我不准!”宁凡尘咬着嘴唇,睁大双眸倔强地不让眼泪流出。

    “少爷,我好喜欢你写的那首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真是太美了太美了。”

    “你觉得好我还会好多诗,每天都念给你听!”

    “少爷,从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觉的我们前世一定认识。”

    “若有前世的话,我确实曾救过一个和你相貌一样的女孩。”宁凡尘想起自己重生前所救下的女孩。

    “那今世,就是我救了你。”宁沫沫温柔地抚摸着宁凡尘的脸说道。

    “少爷还记的我写的那首诗么?欲问何时见真章,思念化成汪。”宁沫沫望向凡尘鼓出勇气继续说道:“少爷,好喜欢你,真的好喜欢好喜欢。”

    “沫沫,我也喜欢你!”说罢宁凡尘无法继续控制住泪水,泪水沿着眼角不住的流下。

    曾几何时,宁凡尘在爷爷死的时候发誓自己不会再哭了,没想到重生后的宁凡尘却又一次哭出声来,一样的伤心,却是不一样的心痛。

    “少爷答应我,不要伤心,要找一个大美女好好伺候你。”

    宁凡尘没有答话只是低下头轻轻地吻了一下宁沫沫。

    宁沫沫甜甜一笑,一滴泪水滴落在了宁凡尘的胸口,再也没了气息。

    “沫沫。”宁凡尘只感觉怀中的宁沫沫好似轻了几分,他擦掉宁沫沫嘴角的血迹,轻轻的呼唤着。

    “沫沫……”

    “沫沫!”

    “啊!”宁凡尘仰天长吼,却无法缓解心中的难受。

    十戒长长叹了口气,“若无相欠,怎会相遇。”


同类推荐: 缥缈修仙缘逆天嫡女:邪王宠妻无下限造化之王万灵主宰武炼仙尊赤龙武神我到异界放卫星御天神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