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喜书阁
首页差佬的故事章节目录 6岸4 离岸小岛

章节目录 6岸4 离岸小岛

    这时富贵丸,已经驶回港岛海域。

    “怎么会出这么大的乱子。”标叔站在甲板,看着满是弹孔的游轮一脸兴奋。

    标叔没想道,一次简单的伪装行动,最后会跳出一个国际佣兵团伙。

    等他到场的时候,整一个团伙都已经扑街,简直是白捡一件大功。

    唯一可惜的就是,这和行动的初衷不符。他摇了摇脑袋,颇为无奈的看着陈家驹,随后转向李少泽:“阿泽,你怎么回事?”

    “标叔,度假来的嘛。”李少泽看见标叔眼里狐疑的神色,就知道对方在乱想。

    标叔哼哼两声,他才不会信。

    这小子,想复职想疯了?

    明知道有案子,也不通报一声,自己就敢上船?

    肯定是收错风了,还好碰上家驹,否则看他一个人,怎么吃得消。

    不过调查还没结束,复职想都不要想。但是这个人情先记下,以后买奶茶给你带一杯。

    “你的事等等再说,家驹,今村清子呢?”标叔心里,显然更关心目标任务。

    毕竟麦当奴那群匪徒,已经彻底扑街了。

    除了给他的履历中,加上一条功绩外,不再有任何用处。反倒是今村清子,这可关系着一件大案。

    “呃…丢了。”陈家驹将目光移向天空,不敢和标叔对视。

    标叔狠狠的骂道:“你这个死扑街,正经事不会做,就知道惹祸。”

    “你知不知道,今村清子是这件案子,唯一的线索。”

    “对不起,周sir。”陈家驹眼神中流露出难过的神色,他没想到原以为,是一个敲边鼓的行动。居然会是一件大案的,唯一的线索。

    愧对标叔的信任,陈家驹心里自然不好受。

    李少泽则是心头一跳,他原以为,麦当奴的事件结束后,案子就算是告一段落。没想到,居然还有一个大案子在等着他。

    “标叔,今村清子是不是一个日本小女孩,十六七岁那么大。”

    “穿着牛仔短裤的那位?嗯…还穿着白色内衣。”李少泽说完,四周人的眼神,顿时焦距在他身上。

    “你有她的消息?”

    标叔心头一动,忽然想到,现在游轮还没靠岸。

    只要今村清子没跳海,肯定就还在穿上。

    “他在我房间……”李少泽嘿嘿一笑,而这时候,芽子正好带着今村清子走出来。

    标叔的目光,瞬间就变得有些的奇怪,拍了拍他的肩膀,故作大声道:“很好,多谢你的帮助。”

    “我会为你申请好市民奖的。”

    “嗯…多谢长官。”

    李少泽眼睛一动,立即知晓了标叔的打算,放弃了敬礼的动作。

    标叔也朝他眨了眨眼睛,低声道:“这件案子办完,我马上帮你复职。”

    ……

    “多谢姐姐。”

    今村清子坐在沙发上,捧着热水,朝芽子笑道。

    芽子不以为意的摆摆手:“别客气。”

    在见过标叔以后,她便明白了今村清子,是一个背景涉及到案件的目标人物。心里对李sir自然再没有什么怀疑,当然,这却不代表,她没有生气。

    可是女人的演技,总是令人琢磨不透。

    芽子招招手,叫来了刚刚换好衣服的李sir,将车钥匙丢给他:“阿泽,等等送清子回家吧。”

    “行,我快去快回。”李少泽轻摇钥匙,他现在已经通过标叔,知晓了这件案子的重要性。

    一边穿鞋,一边朝今村清子打了一个眼色:“你家住哪里?”

    “送我去码头吧,我要坐轮船去离岛。”今村清子遭遇了今天的事情,叛逆的脾气收敛了许多。

    加上今天李sir对她有救命之恩,也没有生出其他怀疑,直接说出了父亲的踪迹。

    “离岛?”李少泽知道,离岛是离岸小岛的统称。

    因为港岛除了主岛外,还有二十多个大大小小的岛屿,分布在附近海域,组成了一个离岛区。这些离岛上,大多风景不错,有一些村庄。

    每天码头,从早到晚有多班轮渡,专门在离岛区通行。现在开车过去,应该还赶得上最晚的一班轮渡。

    “嗯,南丫山岛。”今村清子坐在副驾,沉凝片刻,说出了准确的位置。

    她很清楚自己父亲的身份,所以在离家出走之后,从未放松过警惕。不过这一次,她选择了相信李sir。

    ”走吧。”李少泽略带生疏,开着粉色超跑,朝码头驶去。

    等他停车去买票的时候,窗口售票员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不好意思啊,最晚一班轮渡,五点半就走了。”

    “五点半?”

    李少泽抬眼看向售票大厅的挂钟,已经八个字了,刚好过去十分钟。

    而此时,海面上行驶着的一艘客运轮渡,一个戴着鸭舌帽,背着单肩包的男子,紧紧抱着宝,在拥挤的乘客中穿梭。

    找到属于他的位置后,将包重重在脚下,一脸平静的看向海面。

    “后生仔,你包里装的什么,看起来好重。”

    “保龄球,很轻的。”

    男子朝着前座的阿妈笑了笑,一口字正腔圆的国语,让阿妈有些意外:“大陆的呀,你叫什么名字?”

    “叫我阿布好了。”

    他脖子挂着一颗,略带黄斑的狼牙。

    “嗯,那我们先回去吧,明天再来。”

    李少泽有些无奈,没想到会错过最后一班轮渡。转头看见今村清子略带失望的神色,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明天要是再买不到票,大哥开私人游艇带你去。”

    “很抱歉,让你担心了。”今村清子鞠躬道谢,她说不明白,为何从错过那班轮渡开始,心里就有种莫名的难过。

    等到李sir再度带着今村清子,回到家以后,芽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随即热情的挽过今村清子的手:“天气预报说今晚会打雷的,妹妹跟我睡吧。”

    “这…”

    今村清子有些犹豫,要知道这可没在山顶别墅,而是在李sir那**仄大的老宅里。

    “没事,你去吧。”李少泽叹了一口气,乖乖进屋把枕头抱出来。

    他知道睡沙发,是芽子对他的一种惩罚,心里就算一百个不情愿,也必须应下。

    否则的话,就不是睡一晚沙发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至于李sir,这一晚倒睡的爽快,可是很多人,这一晚都睡不着。


同类推荐: 掠夺诸天万界我的师父很多超级系统师最后一个炼金师电影世界穿梭门虫临暗黑千岛世界混在诸天的悠闲人生